走进皖南探寻徽州风情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走进皖南探寻徽州风情 这是我第二次进入皖南。是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比如, 黄山能否给我一些面子, 不再笼罩在迷雾中, 让我看到真面目;深入宏村西递等古村落, 深入了解徽州文化等。
       从上海出发,

一路阳光明媚, 我一直祈祷好天气能持续下去。下榻的地方还是在屯溪, 入住与老街隔河相望的假日酒店, 沿新安江步行游览老街非常方便。没想到会遇到高温天气, 所以出门前避开了酒店强烈的阳光。夕阳下的老街呈现出明暗交错的风格, 马头墙的神秘色彩更加浓郁。商铺依旧和从前一样,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游客。
       它其实给人一种没胃口的感觉, 但头顶的蓝天白云却令人陶醉。即便如此, 我还是来回穿梭, 不仅是为了寻找初来乍到的心情和脚印, 更期待天黑后走进老街一楼品尝臭鳜鱼。或许, 这至少是表面上徽州文化的缩影, 故居附近真的没有比这更吸引人的景点了。从黄山回来后, 还是在老街上闲逛, 趁机尝尝“五一丹乱”。记得在这附近看到过“一锅香”小摊, 因为正要和朋友一起去参加宴会, 所以不好意思尝了尝。可惜离开的时候才知道老街附近有大型多媒体现代歌舞《汇韵》, 虽然这样的节目早就开花了, 不错。它们各不相同, 但作为人文旅游和文旅转型创新的成果, 承载着创意团队的集体智慧, 值得一看。上次来皖南主要是爬黄山。虽然去了歙县老街和汇园, 但没有去著名的宏村和西递。这两个古村落正是回族文化的重要窗口。鉴于离屯溪较远, 我改变了对独立游的偏好, 听从亲戚的安排, 跟团游。旅行社和导游的服务非常周到, 足见皖南作为旅游目的地的成熟度。尤其是导游的水平还不错, 对景点甚至徽州文化都很熟悉, 只是太会交际有点尴尬。
       毕竟参加这个分手团的游客, 除了我之外, 都是第一次来这里。要是她按照自己的套路来解释就好了, 不宜过多考虑我的存在。当然, 我的思绪也在她的解说中绕着徽州大地转了一圈。皖南旅游最响亮的广告语是唐显祖的“一生痴狂, 无梦去徽州”, 就像李白在黄鹤楼上的“烟花三月下扬州”。据说, 唐显祖这辈子都没去过徽州, 就像杜甫还没有爬上泰山一样, 写下了“我登山顶, 见小见”的永恒之歌。群山一览无余”。然而, 人们对唐显祖诗歌的意境却有着不同的解读。有人认为这不是赞美徽州的美丽,

而是在唐显祖陷入困境时, 有人劝他到徽州找老师徐国说情, 以改变贫困的局面。但他无意行贿, 想方设法去这充满铜臭味的黄金之地, 不至齐云山求仙, 故以不梦徽州, 表示不愿低头求人。即便如此, 皖南仍将唐显祖的诗和徐霞客对黄山的赞美包装起来, 喊出了“徽州无梦, 人间无山”的响亮口号。而且, 有人还总结了一定要去徽州的五个理由, 即徽州文化、徽州建筑、徽州三雕、徽州牌坊、徽州祠堂, 从城市到乡村,

从山到田, 一山就是一山。水、草木、砖瓦、口音, 都带有文化的色彩, 赋予了文化内涵。而且, 作为与藏文化、敦煌文化并列中国三大地域文化的徽州文化的发祥地, 人们对古徽州的感情更加浓厚, 在交通和地理位置上也具有绝对优势。旅行的首选地点。或许, 这就是惠州旅游业经久不衰的关键。漫步于“国画中的村落”宏村和“桃园里的一家人”西递, 美景赏心悦目, 历史底蕴震撼, 承载的风水文化牛形船形村落的设计, 在导游眼中显得极为神秘。然而, 我想拍几张美丽的倒影, 但水面被微风弄皱了。尤其是那些精美的民居或中国古代居民建筑艺术宝库的喧嚣, 在心中激起了巨大的情感和孤独。他们的祖先, 也就是建造或购买这种房子的业主, 要么是有权有势的、有文化的, 要么是曾经统治过中国商业世界的商人。而数百年的官场, 这些精致的房子凝聚着他们的积蓄和希望。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子孙落到这样的境地, 他们会不会在酒泉之下叹息甚至泪流满面?事实上, 这种情况也是徽州文化没落的现实写照。孟子曰:“君子之沼, 五代诛。”徽州人天生免疫力不强, 可以避开这个在华夏大地上重复了几千年的规律。更重要的是, 博大精深的安徽文化在此孕育并繁衍了800年。整个系列文化已成为中国封建社会晚期的典型标本。这完全是由于中原先进生产技术和文化的大规模南迁和融合, 以及徽州这片土地的特殊地域特征。因此, 当这些内外条件发生变化, 也就是安徽文化赖以生存的土壤发生变化时, 安徽文化必然成为昨日黄花。此外, 曾经耀眼的回族文化也夹杂着大量的糟粕, 这是现代文明社会所不能容忍的。比如那些精致的牌楼, 有相当一部分是由独居空屋的妇女用血和泪建造的。而且, 在皖南大地上幸存下来的徽州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 也不是所有徽州人都享有的。
       地级黄山市成立至今已有30年。我想问问导游有没有相关的庆祝活动, 但她可能不知道。而且, 黄山市还真挂了品牌成立于1988年4月。问题是, 面对巨大的争议, 黄山市会大张旗鼓地举办庆典吗?说实话, 我也觉得黄山市的设立是个好举措,

但对回族文化的进一步了解, 我深感惭愧。正如万里所说, “徽州改黄山, 是因为没有文化知识, 没有历史知识的表现。”更名后的黄山并没有带来张家界的巨大影响, 反而变成了历史文化的碎片化和地名的混乱。笑话。如今, 不仅有人强烈要求改名, 还热切期盼鸡西和婺源的回归, 甚至声称婺源李干是婺源人的心脏病, 是徽州人的遗憾, 希望那黄山也可以重复荆州和襄阳的故事。但是, 更改地名是牵动全身的大动作。劳资难免, 如何安抚对手也是个问题。但愿, 无论是当权者, 还是专家学者, 在今后摆弄此类事情, 甚至做出重大决策时, 都尽量避免重演黄山更名这样的闹剧。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5-2022 创世纪机械有限公司 chuangshijijixie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murat-aktas.com) ICP备案号:苏X1-2018508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