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用地审批权下放至省级 多省跟进出台试点新政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9日

       北京报道称, 全国土地市场持续升温。 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 截至2020年7月31日,

全国50大城市全年土地成交量超过2.35万亿。 此外, 10个城市的土地出让额超过500亿, 共有37个城市的土地出让额超过200亿。 “整体来看, 疫情影响逐渐过去, 不少城市集中出卖土地, 土地市场成交量持续回升。”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在降准、降息等政策影响下, 房企收购土地。 热情逐渐高涨, 多地再次出现高溢价土地交易。 比如在厦门等地, 百亿土地总价的历史高位, 再次让土地市场热度不断升温。 据本报记者了解, 全国土地市场持续升温, 与建设用地审批权下放省政府审批有关。 3月12日, 国务院印发《关于授权和委托土地使用审批权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 规定审批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 国务院可以授权的, 授权给省、自治区。 . 经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其中, 首批8个试点省份为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广东、重庆。 试点期限为一年。 “此举将对当地经济产生深远影响。
       ” 8月7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主要是放管服改革 行政效率。 对地价的影响应该不大。 审批权下放将加大对地方政府的考验。 要严格执行法规和相关政策, 用好土地杠杆政策工具。 “各地出台具体措施, 有利于规范管理, 降低违法违纪风险。” 李国祥说。
        上述《决定》为土地审批开辟了一个小口, 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审批权,

意义重大。 2019 年 8 月 26 日修订的《土地管理法》首次涵盖了这一提法, 但并未涉及太多。 经梳理发现, 《决定》提出将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试点和国务院征地批复工作委托部分省、自治区人民政府进行。 直辖市审批。 《土地管理法》规定, 征收永久基本农田、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 以及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 应当经国务院批准。 可见, 两者批准的土地范围并不完全相同。 据悉,

《决定》有8个首批试点省份, 分别是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广东、重庆, 试点期限为一年。 此次审批无疑将缩短用地审批时间, 提高投资者信心, 有利于基层招商引资。 因为, 过去最快的用地审批手续至少要等上一年半年, 而且项目未经审批是不能开工的。
        在中国自然资源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强海洋看来, 《决定》的出台是为了贯彻落实新修订实施的《土地管理法》, 也是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推动高质量发展。展会的具体措施。 同时, 试点在京津冀一体化、长三角经济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方面服务国家发展战略。 . 李国祥认为, 选择北京、天津、上海等8个城市试点, 经济发展基础较好, “三地”改革(农村土地征收、集体商业建设用地入市、农村 宅基地制度改革)。 ) 经验, 所以改革阻力小。 据了解, 自然资源部正在组织编制各级国土空间规划, “国务院批准的永久性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审批只授权, 总体控制和空间布局的规划权限没有下放。“目前, 下放审批权并没有改革土地指标‘集中划定、层层分解、控制使用’的制度。 地方政府对项目的审批仍须限制在全国国土空间规划、年度土地利用规划和城市发展边界内。
        以北京试点为例, 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年)提出, 大力疏解不符合城市战略定位的产业, 降低工业用地和仓储用地比重, 腾出低效集体工业用地, 改善 工业用地的利用。 效力。 到2020年, 城乡工业用地占城乡建设用地的比重由目前的27%下降到25%以下; 到 2035 年, 这一比例将降至 20% 以下。 与北京一样, 上海也提出了规划建设用地总规模零增长甚至负增长的目标, 并指出“下一步是地方在供应土地。如何有效支持建设用地发展” 实体经济是供给侧改革的根本意义。” 保护, 《决定》只是开了一个小洞。 《决定》指出,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要严格审查管控, 特别是涉及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生态保护红线、自然保护区的土地, 有效保护耕地。 多地出台新政策, 加大用地审批力度。 借助土地使用权委托审批试点, 安徽省土地审批进入快车道。 本报记者注意到, 安徽省4个重大建设项目用地近日获安徽省政府批复, 总面积2524.56亩。 这与安徽印发的《关于印发国务院委托建设用地审批权试点实施方案的通知》(皖政[2020]25号)有关。 手续办理。 据悉, 安徽省已受理和运营国务院和自然资源部委托审批单独选址、推进用地、用地预审的建设项目25个, 涉及面积4.91万 亩。 其中, 9个重大建设项目已获批土地8800亩, 16个重大建设项目正在审查土地4.03万亩。 此外, 青海省人民政府7月21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授权委托土地使用审批权的决定》(清政[2020]50号)表示, 要继续严格保护 耕地, 节约集约用地, 切实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严格遵守生态保护、永久基本农田和城镇用地。在边界上制定三条控制线, 确保建设项目符合规划、产业政策和工业用地标准。 江西还印发了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授权委托审批土地使用决定的通知(赣府字[2020]40号)。 通知称, 将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 认真做好用地审批工作。 “市、县政府要根据建设项目用地需要, 协调征地前期工作, 有序组织用地申请审批。耕地占用情况, 包括可调整用地类型, 应该是平衡的。” 江西的通知说。 记者注意到, 3月国务院印发的《决定》决定大幅度下放用地审批权, 自然资源部也印发了《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授权委托的决定的通知》 《土地使用审批权》(自然资源条例[2020]1号), 同时下放建设用地预审权, 引起广泛关注。据记者了解, 国务院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 建设用地与新修订的《土地管理法》息息相关, 下放审批权是新土地管理法实施的体现, 土地资源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和要素保障。 完善土地使用审批制度, 适当下放审批权限是重要举措 转变政府职能, 激发市场活力, 有效拉动内需, 优化营商环境。 促进土地节约集约利用, 满足土地合理利用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具有重要意义。 土地管理, 特别是耕地保护, 事关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事关亿万人民的切身利益。 “近年来, 土地管理权一直是各级政府的重要权力。” 李国祥说。 事实上, 我国土地管理的基本框架是非常稳定的, 即宏观决策权属于中央和省级政府, 如规划审批权、总量控制权和征用权等。 享有土地管理的最终和最高管理权。 权力和决策权; 微观执行权属于地方政府, 主要是市、县政府, 如规划和规划执行权、土地登记权、现有用地审批权、违法案件查处权等。 根据新《土地管理法》, 国务院仍保留批准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和取得永久基本农田、35公顷以上耕地等的审批权。 70 多公顷的土地, 因此, 重大项目的用地仍需经国务院批准。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5-2022 创世纪机械有限公司 chuangshijijixie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murat-aktas.com) ICP备案号:苏X1-20185080-37